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您的位置:
退役再复出,黄丽依然“全能王”
2017-09-02 来源:上海体育

9月2日,在场地自行车女子全能赛中,崇明姑娘黄丽以134分、领先第二名6分的成绩夺冠。几个分项的成绩分别为:捕捉赛34分、冲刺赛36分、淘汰赛40分、积分赛24分。上海市体育职业学院院长、代表团副团长兼秘书长沈富麟为获奖选手颁奖。

黄丽夺冠,上海市体育职业学院院长、代表团副团长兼秘书长沈富麟为获奖选手颁奖

更多图片>>>

冠军 是一步步拼回来的

比赛结束后,黄丽坦言对当天的状态非常满意,“这已经是我在本届全运会上跑的第八场比赛了。第一天三场,第二天一场,今天四场,感觉已经到了极限。”

虽然冠军到手,但在面对记者时,黄丽说了一个“小秘密”:就在当天下午的比赛开始前,自己甚至已经放弃了夺取金牌的希望。

她说:“其实赛前的时候自己不是特别有信心,没有觉得我会拿下这枚金牌。今天上午的两场比赛结束后,我处于落后,下场后感觉也不是特别好。那个时候只想争一块奖牌,已经放弃金牌了。下午的淘汰赛,在体力状况不好的情况下,通过技术和卡位节省自己的体能,跑得挺好的。最后的计分赛和第二名距离很近,那时候把对手看得比较死,卡得特别紧。其实到了这最后一项,已经谈不上自信不自信了,就一个信念——拼,能拼到哪就是哪。”

在当天的比赛中,黄丽击败的银牌获得者、甘肃选手罗小玲也是国家队的成员,“我们在一起训练很多年了,他在国家队也是邬指导在带,我们互相之间比较了解。”黄丽说,”我和她能力差不了多少,关键就看谁能在比赛中把细节做好。”

最终,“拼”字当头的黄丽胜利了,但这“拼”背后的煎熬和付出,却远非三言两语就能体现。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从上午的两个分项比赛结束,到下午的比赛开始,黄丽和教练在场馆里呆了整整五个小时,虽然很累,但始终没有吃什么东西。

“精神始终高度紧张,脑子里就想着比赛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你是不会感觉到饿的。”黄丽说,自己非常感谢教练邬伟培,因为在最艰难的时候,邬教练始终站在身后支持着她,为她做“心理按摩”。

她说:“他从始至终都没给我压力,说只要尽力就好,要开开心心地上场比赛,不要去过多地考虑结果。的确是这样,只要训练认真、比赛认真,有什么结果是不能接受的呢?”

比赛精彩瞬间

退役复出 依然是“全能王”

在上届全运会自行车女子场地自行车全能赛中,黄丽以巨大优势获得冠军。彼时的国内场地自行车赛场,黄丽是毋庸置疑的“全能王”,但当时只有25岁的她,却在赛后作出了退役的决定。

“当初想退役就是因为感觉实在太压抑,连续好几年都在长期备战亚锦赛、世界杯、世锦赛、奥运会等各种各样的比赛。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365天最少300天是要碰车。真的感觉很疲劳,精神上也特别抵触。”黄丽说,“但休息的时间长了,烦躁的心没那么强烈了,就会想着再回来试试。当时教练对我也特别好,希望我回来,于是就决定还是回来再拼一届。”

连续两年的退役生活,并没有给黄丽留下太多印象深刻的事情,他笑称自己就是在“到处混”,而在复出后,她在本届全运会中所面对的形势,却比四年前严峻了很多。

她坦言:“这次全运会比上一次要困难得多。四年前,六个项目中(赛制与本届不同)我有三个比较稳定能拿第一,这让我能把分数拉开,但现在这四个项目没有一个是我能确定能拿冠军的。刚复出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并不高,那时候奥运会已经没有戏了,教练对我的要求也很放松。恢复的第一年感觉还可以,恢复一年后开始感觉到有压力,那也是备战全运会的一年,年龄大了,恢复起来要比年轻选手慢很多。全国比赛我就今年参加了两场,虽然说当时都拿了第一,但那样的比赛和全运会完全不同,很多人不是全力去比,在实力上有所隐藏。今天的比赛,大家都拿出真本事了,能在这种情况下拿冠军,太开心了!”

与上一届全运会夺金后立即表态要退役相比,当天的黄丽显然多了一份稳重,她说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虽然还是很累,但未来的路却存在无限可能。“我现在就想好好地睡一觉,一想到明天不用早起训练备战,心里就暗喜。未来怎么样还是过段时间再说吧,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完全放空自己,好好休息。”

或许,作为一名经历过退役再复出的运动员,如今的黄丽已经变得更加成熟,对于自己来之不易的“又一次”运动生涯也将更加珍惜。

文:题萱  图:王佳斌  编辑:徐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