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您的位置:
上海蹦床全运会首度夺金,一场被汗水浇筑的圆梦之旅
2017-08-30 来源:上海体育

8月29日下午,全运会蹦床男子团体决赛,在最后一跳的高磊站上蹦床前,上海队仅仅领先山西队0.325分。而高磊将需直面的则是他在国家队的师兄、伦敦奥运会冠军董栋。

  “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据上海队主教练方伯生赛后的回忆,那一刻他“激动得都要犯心脏病,但在队员面前还得保持平静。”而在本届全运会后,方教练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他距离教练生涯的圆满还差一枚全运金牌。

上海蹦床全运会首度夺金,一场被汗水浇筑的圆梦之旅

更多图片>>>

  61.120分,高磊最后一跳得到了全场最高分,帮助上海队以213.265分的总分夺得男团冠军,而这也是上海蹦床在全运会上获得的首枚金牌。

  在这枚金牌的背后,不仅有高磊、肖金雨两位国家队队员的稳定表现,也因为顾瑞丰与吕沁霖的带伤坚持,更因为方伯生这么多年来的奉献与付出。

高磊:放下包袱,看到更成熟的自己

  去年里约奥运会遗憾地与金牌失之交臂后,高磊经历了一段调整期,除了收拾心情、恢复精力,还要养好困扰自己许久的腰伤。

  多数时候,高磊都是一个人留在北京,和国家队队友一起训练。但幸运的是,他的背后始终有父母的陪伴。上海队的教练、上海市体育局的领导也时不时赶来看望。

  从技术上来说,高磊早就具备了与世界上任何选手竞争的实力,他有着优秀的腿部力量和跳跃高度,动作难度始终处在世界前列。从优秀到伟大,横亘在高磊面前最大的阻碍就在于心态。

  “奥运会后我一直处在乐观的状态,不像以前会把前三看得很重”,那个曾经在奥运会前总是自己给自己倒计时的大男孩如今已学会了坦然面对一切,“我的心态成熟了,反而放得更开,这是我在团体比赛中发挥最好的一次。”

  蹦床比赛里时常会出现种种意外,当天的这场男团决赛,就曾有多位选手摔出蹦床,然而对于如今已然成熟的高磊而言,外界的种种因素都已不会对自己造成干扰,“不管对手或队友表现得怎么样,成功或失败,我都只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大家。” 高磊表示:“上届全运会我拿了第二名,这次当然想拿金牌,但是说真的,我更想做的是让大家看到我最好的一面。山西队的实力很强,有四个国家队队员,我们想要争金牌就只能去拼。今天,妈妈也到现场来给我加油,她没有给我什么目标,就是希望我不要受伤。其实我还有个想法,前段时间奶奶的身体不好,一直住院。但我在国家队备战,很少有机会回去看她,所以也希望能站上领奖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奶奶。至于爸爸,其实并没有和我交流很多,因为作为教练他也知道运动员在备战期间处于很紧张的状态,还是尽量闭关好一些。”

方伯生:还想为中国蹦床再做贡献

  从1999年中国成立蹦床队开始,体操技巧运动员出身的方伯生就开始了自己在这个新领域的摸索与执教。作为全上海最早研究蹦床的人,当天的比赛现场,几乎每个人见到他都会停下脚步,尊敬地叫一声“方教练”。

  运动员时代,方伯生有着辉煌的履历,曾在世界大赛多次获得银牌,也培养出过世锦赛冠军,唯一的遗憾就是从未作为教练在全运会上问鼎。

  据方教练回忆,其实早先在体操队里,蹦床并不是新奇的玩意儿。“平时训练也有蹦床,但都是辅助性的,动作难度也不像现在这么大。”为了研究蹦床,方伯生走了不少弯路,请教了数不清的人,才渐渐摸索出一些门道,不仅是技术层面,还有如何与运动员沟通。“比赛时,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心理状态是完全不同的,那个时候一切都不在教练的把控范围内,只能靠自己。但是在平时训练时,要懂得如何让运动员卸下压力,这是沟通的成果。运动员要认可你、信任你才行。”

  方教练对手下的孩子们有多上心?从他对高磊的关怀就可见一斑——由于高磊腰有老伤,他在国家队训练期间,方伯生几乎每天都会和国家队的胡星刚教练沟通,用他自己的话说,“高磊是我一手带起来的,只有我对他才最了解,能为胡教练提供有价值的建议。”

方伯生说:“比赛时候,其实我心里也很紧张,但是不能和队员说。这次比赛,我对我的团队、我的队员们都很满意,感谢他们圆了我的梦。这些年觉得对家里亏欠很多,这对于多数运动员、教练员来说都在所难免。感谢家人一直以来很支持我,尤其是我的爱人。我今年就到退休的年龄了,以后看身体情况再做打算,但我还是希望能为国家多培养出几名队员,最好要进入国家队的团体阵容,为中国蹦床再做贡献!”

比赛精彩瞬间

这枚金牌属于团队中的每一个人

  作为队中的潜力之星,小将肖金雨是高磊之外上海队的另一位国字号成员。与师兄类似,肖金雨能完成许多选手都无法完成的难度动作,但在动作质量上依然有着需要加强的部分。本届全运会,他与高磊成了队里发挥最稳定的双保险。

  在方伯生看来,国家队的锻炼对他帮助很大,“国家队的气氛比地方队更好,平台也更高,经常有出国比赛的机会。为什么高磊能顶住压力?因为他大场面见多了,心态就能很放松。”

  未来,肖金雨的成长值得每个人的期待。而当天同样有着不俗发挥的另两位队员吕沁霖与顾瑞丰,他们的坚持同样令人动容。作为队中负责单跳项目的队员,吕沁霖一直饱受跟腱伤势的困扰。前一天的资格赛,他发挥得有些欠佳,但在决赛的舞台上,坚强的他带着对胜利的渴望出色地做完了两套动作,最后一跳落地时甚至兴奋地摆起了Pose。和高磊一样,顾瑞丰近期也出现了腰伤反复,直到随队离开上海外出训练前两周才感觉好一点。尽管只是拉伤,但据方伯生介绍,顾瑞丰的“伤势很深,肌肉根本剥不开来”,然而若仅仅从当天的表现来看,你甚至无法意识到他在忍着伤痛上阵。

8月30日下午,高磊与顾瑞丰还将征战全运会蹦床男子网上个人决赛,这也将是他们与山西老将董栋的又一次交锋。

  祝两位帅气的男生能再度突破自我,取得佳绩,加油!


文:题萱  图:王佳斌  编辑:徐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