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您的位置:
响应全运改革助力奥运备战 场地自行车男团追逐赛上海联队夺冠
2017-09-01 来源:上海体育

   8月31日,全运会场地自行车男子团体追逐赛冠军的争夺战中,由上海选手范阳、秦晨路,北京选手薛超华以及河南选手胥玉龙组成的上海联队,在与辽宁队的对抗中超越对手,直接锁定冠军。上海市体育局局长、代表团常务副团长黄永平为获奖队伍颁奖。


上海市体育局局长黄永平为场地自行车男子团体追逐赛获奖选手颁奖

更多图片>>>

在早早超越对手后,上海联队依然竭尽全力,欲打破由他们保持的全国记录。虽然最终未能如愿,4分01秒055的成绩已经达到里约奥运会前八水平。中国自行车的未来值得期待。

  强强联手、补足短板,本届全运会推出的跨单位组队政策不仅提高了比赛的质量与精彩程度,还为精英选手提供了更多配合、交流的平台与空间,这不仅是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备战工作的助力,也让中国场地自行车运动更快速地提高与发展。

跨单位组队:查漏补缺,助力发展

一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中国男团场地自行车成为了首支晋级奥运前八的亚洲队伍,实现历史性突破。

  里约之旅让中国的自行车迷们记住了秦晨路与范阳这两位上海选手的身影。而那时站在场边负责指导的同样是一位上海人——在国内场地自行车界赫赫有名的邬伟培教练。

  全运会允许跨单位组队的政策公布后,因国家队执教经历而对各地优秀选手都很熟悉的邬伟培迅速组建起了一支超级队伍,选人的原则只有一个:查漏补缺。

  “我们有两位国家队成员,实力比较强,但在第一棒的冲刺上还有所欠缺,于是就找来了薛超华,为了提升三、四棒的实力而选择了胥玉龙,”据邬伟培介绍,在吸纳其他省市优秀选手的同时,上海也将部分自行车手“外借”,促进了国内自行车人才的交流与沟通。

邬指导介绍,跨单位组队对上海以及中国场地自行车运动的发展有不少帮助:

  · 以国家队教练的身份来看,联合组队为未来的国家队建立雏形,对备战东京奥运会有着极大帮助。

  · 各队间的优势互补有利于提升我国在世界上的竞争力,也提高训练水平。未来中国男子场地自行车队的目标已不再是世界前八,而是要争取前六甚至更高的名次。

  · 促进各省市队伍间的交流,提升全运会比赛的质量与观赏性。

上海场地自行车队队员秦晨路说:“这是一个很强大的团队,能跑出这样的成绩,是意料之中的事。对于拿到这块金牌,跨单位联合组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强强联合不仅提高成绩,平时和高水平选手一起训练,也可以促进训练的质量和水平。如今的这些队友过去是我在赛场上的对手,我们彼此熟悉。这个团队从五月开始建立后,我们就一起训练,彼此已经非常熟悉。”

崇明制造,中国自行车界的一面旗帜

在如今的上海场地自行车队里,时常能听到队员们用崇明话交流。作为在国家队为中国自行车实现历史突破的功臣,秦晨路与范阳就来自崇明,“崇明制造”已成为上海乃至整个中国场地自行车界的一面旗帜。

  “上海队里有很多崇明的孩子,几乎每个人都说崇明话,”秦晨路半开玩笑地说,自己人生的一大乐趣就是让上海队里每个人都会说崇明话。如今,就连组队训练的薛超华和胥玉龙都能说上两句。

  “崇明自行车的气氛好,崇明的孩子能吃苦”,在范阳看来,这些就是崇明多产优秀自行车运动员的原因所在。

  一方水土育一方儿女,如果说能吃苦体现了崇明孩子优秀的品质,那么优秀的自行车氛围,则得益于环崇明女子公路世巡赛等一系列世界顶级赛事的落地,以及崇明岛得天独厚的环境。

    上海场地自行车队教练邬伟培说:“在市区交通不够理想,无法满足训练的需求,而崇明有着自己独特的的优势。在这里的公路训练几乎可以不受干扰,尤其对于中长距离项目。崇明把自行车作为重点项目发展,许多世界顶级赛事的举办培养了大批自行车爱好者,也为上海队与国家队输送了很多自行车苗子。未来,国家队也有可能要把基地建在崇明。”

绑着受伤的手骑车,自行车上解决午餐

夺冠的风光人人羡慕,但金牌背后的那些汗水却并非每个人都能承受。

  练自行车究竟有多苦?听秦晨路聊聊自己每天的训练安排就能感受到。“每天的训练生活很枯燥,吃完早饭出门,每天骑行两、三百公里,下午两点再回去。”

  很多人无法想象的是,多数时候,自行车运动员们的午餐都得在自行车上解决,而食物则往往是香蕉、能量棒这样便携而又有足够营养的东西。

  除了艰苦的训练,伤病当然也是运动员们无法回避的难题。四年前,秦晨路意外地摔伤了左肩,然而他的训练只停止了短短四天,“动完手术后,我在家里休息三四天就开始训练,一只手绑着,一只手骑车。”

在钟天使等优秀选手为中国女子场地自行车实现历史突破前,也有很多人说,这是为欧美选手量身打造的项目。

  过去这些年来,中国男子场地自行车取得的成就足以让我们相信,将会有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身影闪耀这片曾被欧美选手统治的赛场。

  在这一切的背后,有着所有中国自行车人的付出,而他们依然在路上!

文:题萱 图:佳斌 编辑:沈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