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您的位置:
全运场地自行车首设麦迪逊赛 上海男队创历史夺冠
2017-09-02 来源:上海体育

9月1日下午结束的全运会场地自行车男子麦迪逊赛决赛中,上海组合秦晨路与薛赛飞夺冠,为上海自行车再添一金。

这是场地自行车男子麦迪逊赛第一次登上全运会舞台,首次参赛便折桂,上海自行车的未来让人期待。

全运场地自行车首设麦迪逊赛 上海男队创历史夺冠

更多图片>>>

“我就是要把他们练趴下”

这是秦晨路在本届全运会上收获的第二枚金牌。在秦晨路心中,这个冠军比前一天的冠军更加来之不易,“今天是证明自己的机会。”

今年3月,场地自行车麦迪逊赛正式被列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项目,6月正式进入全运会。

因为从未参加过麦迪逊赛正式比赛,各队之间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水平。对于所有的选手,这是一场未知的考验,“麦迪逊需要更多的配合,比赛前心里很没底。”

麦迪逊赛整个骑行过程为30公里,需要骑行120圈,因此对参赛者的体能是极大的考验。而从6月进入全运会到当天的决赛,留给上海自行车队备战的时间只有短短两个月。

邬伟培教练对此制定了专门的训练计划,而他的计划便是不断突破秦晨路与薛赛飞的极限——“我就是要把他们练到趴下,练到呕吐。”

秦晨路赛后表示,“今天的比赛比起昨天的场地追逐赛更不容易,竞争更加激烈。我一度很担心薛赛飞的体力,好在他坚持了下来。这是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练这个项目,付出和得到的完全不成正比。”枯燥的训练、不断的伤病、与家人分隔两地……这一切都让秦晨路对未来深感迷茫。在收获本届全运会上的第二枚金牌后,秦晨路表示,“我不知道是否能再坚持三年,我真的不知道。”

邬伟培说:“很开心能拿到这块金牌,我们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克服了很多困难与低谷,终于有了今天的成绩。”

“你不让我练自行车,我就不读书了”

说起秦晨路,启蒙教练武文泽是不得不提的人物,本届全运会自行车赛场的范阳、黄冬艳、黄丽都在他的指引下,踏上自行车之路。而秦晨路是他教练生涯“最大的骄傲”。

2006年4月,武文泽来到秦晨路所在的崇明县向化中学挑选自行车苗子。当时还是白板的秦晨路所展现出的素质让武文泽眼前一亮,“他立定跳远一下子就跳了2米6,长得白白净净,形象上也能代表上海。”当即,武文泽就对秦晨路说,“9月1日来崇明少体校报道。”

个性要强,这是武文泽对秦晨路最深刻的印象。虽然平时忙于自行车训练,初中时秦晨路的学习成绩依然在班中名列前茅,每门文化课都能达到90分以上。

因此,妈妈想让秦晨路放下自行车,与普通学生一样考一所好大学,当即秦晨路就反驳道,“你如果不让我练自行车,我就不读书了!”

崇明少体校校长范本兵犹记得11年前秦晨路曾带给他的触动,“他认定目标誓不罢休,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对一样东西的向往。他想要的东西,一定想办法拼命得到。”

2006年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前夕,年仅14岁的秦晨路就对范本兵说,“校长我必须把三枚金牌都拿下来,没人能阻止我。不是一块,而是三块。”

十年间,曾经的懵懂少年即将成为人父,而始终不变的是他的那份野心、坚定与自信。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秦晨路回到崇明少体校,就像10年前对范校长一样立下目标,“你放心,明年全运会场地自行车团体这块金牌,我一定会拿到。”

一年后的全运,秦晨路不但收获了场地自行车团体冠军,也将麦迪逊赛的金牌收获囊中。

看着夺冠后的秦晨路被人群簇拥着,成为全场的焦点,亲临现场的武文泽与范本兵甚至没有机会上去与他合影。在他们的心中,秦晨路永远是那年四月崇明岛上的那个小男孩,极具天赋,又不缺野心,“三年后的东京奥运会,中国自行车还需要他!”

文:题萱  图:王佳斌  编辑:徐青青